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4+7擴采塵埃落定 流標企業“夾縫求生”

發布日期:2019-10-09 瀏覽次數:0

來源:億歐


短期內,市值蒸發;長期內,院內市場流失——對于未中標企業而言,花了上千萬資金做一致性評價,難道只能付諸東流?

不少人還未從去年那一場震蕩中回過神來,帶量采購推向全國的序幕已經拉開。經過一番激烈搏殺,“產生擬中選企業45家,擬中選產品60個。與聯盟地區2018年最低采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9%。”聯合采購辦公室24日以一紙通知宣告了此輪集采的塵埃落定。

重慶藥友的氨氯地平片猛降到7分錢/片,比4+7京新中選價要低一半;齊魯制藥的阿托伐他汀鈣片降到1毛錢/片,報價全場最低;就連賽諾菲原研的氯吡格雷片也直接降到2.55元/片,僅高于石藥歐意報價……一時間,企業報價之低、降價之狠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幾相對比之下,落選企業則顯得過于落寞。無緣瑞舒伐他汀鈣片、苯磺氨氯地平片采購的京新藥業25日迅速發公告稱,上述兩個產品失標對這兩個產品的后續銷售拓展產生較大的不利影響,公司將繼續積極推進上述兩個產品在其他市場的銷售推廣。

截至目前,京新藥業已經連跌四天,市值累計蒸發近20億。京新藥業之外,同樣落選的信立泰、恩華藥業也在中標結果出爐當日跌停。據統計,僅這三只股票,24日單日市值已經蒸發46.56億元。

除了近憂,從長遠來看,落選企業將面臨更加嚴酷的競爭形勢。按照聯采辦發布的規則,這25個中選品種采購量是50%-70%,也就是說理想狀態下,落選企業還有30%~50%的剩余市場去爭奪。“這就很難了,前七八個月醫院執行完相應采購量,后兩三個月肯定會優先考慮采購中標企業的藥品。”米內網總經理張步泳向億歐大健康分析道。

主力產品意外丟標

9月24日,新一輪帶量采購在上海開標,本次帶量采購聯盟地區范圍從最初的11個城市擴大至25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帶量采購的品種依舊是“4+7”試點的25個品種。這輪啟動后,帶量采購的試點范圍已擴大到全國。

相對于4+7集采每個品種中標企業只有一家,此次帶量采購引入了“多家中標”的機制。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13個品種的藥品有望中標的企業均為三家,帕羅西汀等8個品種的藥品為兩家,賴諾普利、右美托咪定等4個品種的藥品為一家。

此次中標的企業數量雖明顯擴容,但有些原本在首輪帶量采購相關產品獲得獨家中標的企業,此次卻“悲催”出局。

據界面新聞報道,京新藥業瑞舒伐他汀0.42元/片的報價曾引發現場驚呼,有藥企人士直呼“這樣都別玩了都要搞死了”,在去年的帶量采購中,瑞舒伐他汀片由京新藥業以3.11元/片的價格中標。今年,同樣是京新,報價0.42,較之去年下降超大半。

盡管價格降幅頗大,京新藥業還是未能出現在這一品種的中選名單內,最終中標的企業為海正藥業、山德士、正大天晴,中標價10mg的分別為:0.20元/片、0.22元/片、0.30元/片。

招標現場的第二次“冷門”來自氯吡格雷片(75mg)的競標。去年信立泰以3.18元/片的報價獨家中標,今年信立泰的競標價降到3.13元/片,本以為已是十拿九穩,不料賽諾菲殺出2.55元/片的報價,最終氯吡格雷片“花落”石藥集團、賽諾菲和樂普醫療。

京新藥業和信立泰的意外丟標讓市場大失所望,24日當天,京新藥業、信立泰的股票一度跌停,有投資者直接感慨,“京新藥業和信立泰這種跌法誰能受得了”,另有原本看好信立泰的投資者已默默將股票從自己的自選目錄中刪除了。

“跌停是顯而易見的,流標意味著這些藥企接下來的業績都不會太好看,例如信立泰,它2018年40多億銷售額、近15億的利潤,70%都是由泰嘉(氯吡格雷片)貢獻的,此次流標意味著30多億的銷售額、近10億的利潤最起碼要消失百分之七八十。”張步泳表示。

而瑞舒伐他汀對京新藥業來說也同樣重要。京新藥業年中報顯示,4+7中標的京諾(瑞舒伐他汀鈣片)上半年營收表現良好,實現收入3.95億元,同比增長16%。此次丟標,意味著公司的主要營收來源瑞舒伐他汀將大大受挫。

醫院剩余市場難占

實際上,丟標的不只是信立泰和京新藥業,隨著25個品種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越來越多,帶量采購引發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例如,參與氨氯地平片競標的共9家企業,除國藥容生、蘇州東瑞、重慶藥友3家企業中標外,其余6家企業均未中選。

而帶量采購的邏輯基礎是”以價換量”,按照聯采辦的規定,若只有1家企業中標,則給予50%的約定采購量;若2家企業中標,則給予60%的約定采購量;若3家企業中標,則給予70%的約定采購量。

這意味著,中標企業可以借助此次帶量采購獲得更大的市場銷售份額;而對于未能入圍的企業來說,藥品的市場份額直接受到影響,即便是在最理想狀態下,公立醫院銷售市場給其留下的空間也僅剩下30%~50%。

南京樂藥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郭新峰向億歐大健康指出,對于未中標企業,也許有一些固有市場能夠保住,具體包括三部分:一是高端人群的剛需市場(側重原研藥企);二是通過一致性評價卻落選,但建有直營隊伍的品種;三是奇異劑型規格不參與報量能保住自己市場,如培美曲塞,齊魯、豪森主推200mg,但帶量采購規格為100mg及500mg。

除了這些固有市場,張步泳表示,理論上落選企業還可以進行下一輪市場爭奪,“在醫院完成國家指定的采購量后,剩余30%~50%市場,其實是這些品種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都可以去爭奪的,并不是說落選企業就完完全全失去入院資格”。

不過,他也向億歐大健康表達了他的擔憂——由于醫院前期已經采購了中選企業價格低、質量也有保證的藥品,后期會把中標企業納入優先考慮范圍內,除非未中標的企業能把價格降到更低,“否則這一塊市場他們還是很難去拿下。”張步泳說道。

新分銷渠道之戰

短期內,市值蒸發;長期內,院內市場流失——對于未中標企業而言,花了上千萬資金做一致性評價,前期的努力難道只能付諸東流?

根據中康資訊旗下中康CMH數據,2018年,我國七大終端藥品銷售額達到1.67萬億元,城市公立醫院為銷售最大的陣地,占據了市場一半的銷售份額。不過,城市公立醫院市場的銷售額增速有放緩趨勢,而隨著分級診療、醫藥分家、處方外流等政策引導,基層醫療、零售藥店市場份額正逐步提高。

實際上,4+7試點正式落地后,不少藥企有切身體會,紛紛表示要建立醫院市場之外的新分銷渠道。華森制藥今年3月發布2018年報時表示,未來產品銷售將從聚焦公立醫院,逐步拓展至民營醫院、基層醫療機構、零售連鎖藥房以及電商平臺等。

無緣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4+7試點的恩華藥業,在3月1日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中,其相關負責人也曾表示,將加深基層醫療市場的覆蓋,“恩華‘右美’已經有銷售的醫院約2000家,大部分銷售來自于大醫院,小醫院占比不大,全國縣級醫院未使用右美的比例很大。”其當時說道。

開拓新銷售渠道也成為此次4+7擴采流標企業試圖抓住的救命稻草。京新藥業在25日發布的公告中稱,將繼續積極推進上述兩個產品在其他市場的銷售推廣,同時加大其它產品的市場開拓和新產品的開發力度,降低本次兩個產品失標帶來的影響。

郭新峰表示,其實諸如民營醫院、零售藥店、電商等均是之前很多藥企不大重視的渠道,但要去鋪設這些渠道其實并不難,“例如北京嘉林、信立泰、正大天晴等強勢品牌都挺適合去鋪零售渠道的,而諸如藥師幫等覆蓋單體藥店、基層診所、私人門診的B2B電商平臺也是值得考慮的。”他說道。

111集團首席運營官祝鵬程也表達了類似意見,他告訴億歐大健康,針對帶量采購帶來的系列沖擊,藥企需要加強多渠道營銷,尤其是借力醫藥新零售渠道,利用互聯網醫藥平臺的渠道和技術優勢快速觸達院外市場。

“目前院外渠道不夠集中,很分散,藥企自建渠道去鋪市場的話,成本高速度慢,要實現快速上量還是很困難的,可以借力像我們這樣的互聯網醫藥新零售平臺實現渠道下沉。”祝鵬程補充說道。

由于看好帶量采購給零售終端市場帶來的利好,此輪中選結果公布后,零售藥店上市公司股票甚至出現了一定漲幅。

不過,張步泳直言:“不管是藥店還是民營醫院、電商,這些渠道目前的體量還是太小,不過是杯水車薪,而且患者通過這些渠道只能自費購買,試想一下,面對醫院更低的價格,且直接醫保報銷,患者有多大可能去選擇藥店呢?”

可以預見,不管是憑價格搶醫院剩余市場,還是占先機布局院外其他渠道,對落選企業而言,都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獵才二維碼
360彩票走势图